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日辉心理与成瘾治疗博客

让心理疾患和成瘾的患者及家属恢复身心自由,让爱在家庭流动,让家庭更和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理事,广东省社会学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心理学会会员,心理科副主任医师,国家心理咨询师。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医学硕士。 “成瘾”已经成为新世纪流行语,与我们息息相关。由于特殊的成长经历,我对成瘾后因亲情和人性的丧失而造成的痛苦有着深入骨髓般的感受。 因在成瘾防治和青少年心理健康方面获得突出成绩,我接受过包括央视“新闻联播”在内众多媒体的采访。我的目标是成为幸福家庭的缔造者!本人联系方式:15563355138,QQ:55876553

网易考拉推荐

掌声----《网瘾之戒》采访手记  

2010-02-23 10: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于柴静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0d37b0100fi21.html

《南方都市报》 

                                        一

我从来没听过那样高强度的掌声。

我们在临沂网戒中心调查电击治网瘾,走进课堂的时候,所有穿迷彩服的网瘾治疗者和家长都起立鼓掌。

“请第一排就坐”杨医生对我们做了个手势,空空荡荡的第一排,名牌上写好了我们几个的名字。

我们想退到边上。

掌声骤然高起来了,杨医生笑容满面地看着我们。

这样的掌声持续了五六分钟,频率和强度没有任何变化,直到我们落座,杨医生手一挥,嘎然而止。

当天的课程是点评受治者的不当表现。

一个女孩被点评的原因是她父母上报了她“跟父亲顶嘴”

点评的内容是,杨医生问“你父母学过心理学吗?”

“没有”

“你当父母知道怎么当吗?”

“不知道”

“那你要不要对你爸爸表达一下你这种愧疚的心理?

“爸爸,对不起!”

 “你要不要走近他面对面的对他说”

 女孩僵着。

杨医生说“盟友们给她点勇气”

又是那种整齐划一不会停下来的掌声。

在掌声里那女孩走过去了,抱住了父亲,哭了。她的手松松地垂在父亲腰后。这段点评就这样结束了。

我采访她时,她和任何一个我在中心采访的孩子的回答都一字不差,“不怎么疼,就象针灸一样”“不超过5毫安”“疼可以让人清醒”“我认识到自己错了”

我打算就这样结束采访的时候,她的眼泪流下来了。我下意识地问她“你为什么痛苦?”

“我没有”

“为什么哭呢”

“我没有”她的脸很平静,声音也没有一丝抖动,只是眼泪顺着脸流下来。

“你在流眼泪”

“没有”她的眼泪已经流到腮帮上了,一大滴一大滴地落在裤子上“我愿意留在这儿”。

在这里,“挑战杨叔模式”被写在八十六条规定中,违反的人会被“点现钱”---也就是被电击。

 

这场点评课的最后场面,是杨医生问“盟友们要怎么向父母表示一下呢?”

所有人立刻站起,奔向各自父母,搂着,下跪。他们大都栽在父母怀里大声号哭,看不清表情。母亲们一般都哭了。

然后有一个光头小伙子一个转身,向杨医生跪下,然后抱着他的腿。带着震天的哭腔喊“谢谢杨叔”

再然后是几十个家长和孩子都跪下了,趴在地上。

电视里这个段落没有声音,实际上,他们当时都在喊,喊的是同一句话“谢谢杨叔”

小伙子们的头在水泥地上碰得咣咣作响。

已经第七次被送入院的谢乾谢坤兄弟两人,抢在了最前面,一边一个搂住他,声音压过了所有人“杨叔我对不起你……”

杨医生也搂住他们,仰脸向天,高声哭。

我以为这是一次偶然事件,后来有一次课上,听杨医生在镜头面前问“这个中心被跪的最多的是谁?”

“杨叔”所有人都背着手坐着,整齐划一地说。

“为什么要给杨叔下跪?”

我以为这类开放型问题会让大家愣一下,或者发出嘈杂的声音,但是没有,所有人的声音没有任何迟疑“感恩”

“我觉得很值,我觉得很激动”杨医生对我说。

“很多人说他们在伪装?”

“这种行为能够装一辈子是不是也很好”他说。

她说,去中心的当天,她儿子是被穿着三脚裤,按在地下,被捆上,抬出去的,下楼的时候,所有的邻居都站在外面看着。

到了中心,他被拉进治疗室电击。

“从那之后他再也不相信我了”她说“我的心都碎了”

但父亲很高兴,因为在中心,儿子每天给他洗袜子。这是纪律。如果违背了父母的意志,在中心,父母可以上报。

儿子和盟友蹲在地上吃一只西瓜。父亲要吃,儿子说“你可以自己拿”

他认为儿子不尊敬他,去上报了。第二天,儿子被电击。

“后来就仇恨他”女人低头说。

父亲说“送进去就好了”

“如果他在里面只是因为对仪器的恐惧而顺从,这是真正的改变吗?”

“他要能恐惧一辈子也未必是坏事”他说。

女人蹭地站起身,说“不谈了,还再恐惧?再恐惧就变态了……”

她丈夫被我们劝到另一个房间后,她说,儿子拿了一把水果刀,说谁再把他送去,他就杀了自己。

课堂结束的时候,杨医生拿支话筒笑眯眯看着我。

“请柴老师给我们说两句”

我想走,但是掌声已经起来了,而且听上去永远不会停止。

立刻就有两位家长一左一右上来要搀扶我了。

最后那段现场的提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拍摄的。

我向家长们提问:

“因为以前过于忙自己的事情而不顾及孩子的请举一下手!”

“因为夫妻之间的关系不好而发泄在孩子身上的请举一下手!”

“在以往有过不尊重孩子的独立人格,在言语当中刺伤孩子的这样的行为经常有的,请举一下手!”

……

 “认为孩子是属于自己的,所以可以随意支配的,请举一下手!”

我转身向孩子。

 “认为自己曾经因为跟父母的关系而受到伤害,并且比较严重的,请举一下手!”

“曾经在家庭当中遇到过暴力的,请举一下手!”

“认为自己在家庭当中非常孤独的,请举一下手!”

“……”

“有过自杀念头的,请举一下手!”

 “认为出现在自己身上的网瘾跟家庭当中存在的问题有关的,请举一下手!”

 你可以在电视上看到那些每个问题后丛林的一样的手臂。

在所有的回答结束之后,杨医生再出声之前,中间有一段小小的沉默,在这个课堂上很少被听见的沉默。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